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元宵節兩個創富故事:小湯圓成就的億萬富豪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8-11-07  瀏覽:204
美國有個傳奇的創業者,他5歲喪父,14歲輟學開始流浪,66歲時拿著幾百美元的社會福利金,開著一輛破汽車,向餐廳出售他研制的一種炸雞配方,88歲時才獲得成功。這個人就是肯德基的創始人山德士上校。

    中國也有個傳奇的創業者,他50歲時,辭去省會市級醫院副院長的職務,蹬著三輪車賣起了自己研制的速凍湯圓,如今,63歲的他已經成為世界公認的中國速凍食品的創始人,企業年銷售額近20億元。這個人,就是鄭州三全食品公司掌門人——陳澤民。

    少年磨煉積聚人生財富

    “一個人在幼年、青年時代受到的磨煉,是他一生中最寶貴的財富。”陳澤民說,“小時候勤工儉學和青年時的艱苦勞動,造就了我不怕吃苦的性格,并且讓我深深地認識到:只有通過勞動,才能創造財富。”

    陳澤民3歲起就跟隨身為炮兵專家的父親過著隨軍生活,輾轉各地。從小開始,陳澤民就利用課余時間勤工儉學。10歲時,和同學們一起到電影院、戲院里,撿煙頭、廢品賣錢,支援“抗美援朝”。

    上初中時,學校提倡勤工儉學,陳澤民學會了理發。周末,他就背著書包帶上理發工具,到農村給農民理發。他還和同學們一起出去打小工,泥瓦工、裝卸工他都做過。到處找活干,培養了他聯系業務的能力,通過勞動,他更學到了技能。

    創新興趣決定成功命運

    陳澤民從小就是個無線電愛好者。從礦石收音機到真空管收音機,再到后來的半導體收音機和電視機、錄音機、錄像機,他都能組裝和維修。

    高中時,他利用理發推子的使用原理,幫農民制作了一臺收割機模型。

    1965年,陳澤民從醫學院畢業,主動要求到四川工作。在工作中也搞了不少發明創造,還被評選為“科技標兵”。

    1979年,陳澤民調回鄭州市第五人民醫院工作。當時單位里有一臺價值幾十萬元但是被水淹后報廢的大型X光機,陳澤民硬是利用幾個星期的業余時間把它拆開修理好了。他甚至還仿照在北京展覽會上看到的一臺日本產的洗衣機,制造了當時鄭州第一臺土造洗衣機。

    1984年,陳澤民被調到鄭州市第二人民醫院當副院長。但他在業余時間還是總想干點什么。

    1989年,陳澤民和愛人借了1.5萬元辦起了“三全冷飲部”,專門經營軟質冰淇淋。第二年,冷飲部用陳澤民自制的設備制作、批發鄭州當時惟一的夾心冰淇淋,生意非常火爆。可是每年10月之后,冷飲業進入淡季,冷飲部幾十個工人就不知道干什么好。

    在四川的十幾年里,陳澤民和愛人向當地人學會了做湯圓、米花糖等特色食品。回鄭州以后,逢年過節,陳澤民夫妻都要做許多湯圓送給親戚、朋友嘗鮮。品嘗過的人,無不交口稱贊。

    這時候,陳澤民想起來有一年冬天到哈爾濱出差,見當地人包餃子一次包很多,吃不完就放到戶外凍著,于是他突發奇想:餃子能凍,湯圓也應該能凍,自己家做的湯圓冷凍起來拿到市場上賣,肯定會受歡迎。而且冷凍可以解決長時間保鮮的難題。
3個月后,從原料配方到制作工藝程序,從單個粒重到包裝排列,從包裝材料到包裝設計,從營養、衛生到生產、搬運等等,陳澤民拿出了整體的設計,做出了中國第一顆速凍湯圓,并先后申請了速凍湯圓生產發明專利和外形包裝專利。

    1990年下半年,電視劇《凌湯圓》在中央電視臺熱播,陳澤民立即給剛剛研制出來的速凍湯圓起名為“凌湯圓”,并在第一時間注冊申請了“凌”、“三全凌”、“三全”商標。

    如今,小小的湯圓已經為陳澤民帶來了數以億計的財富,更為中國開創了上百億元的速凍食品市場。

    跋山涉水闖出一片天地

    發明出市場上獨一無二的產品,成功的大門向陳澤民敞開了。但是,如何讓商家和客戶接受?

    下了班,年近五十的陳澤民蹬著三輪車開始推銷產品。他拉著燃氣灶和鍋碗瓢盆,到市內的副食品商店,現場煮給人家品嘗。

    1990年12月底,陳澤民把速凍湯圓拉到了鄭州市很有名氣的一家副食品商場。商場負責人在嘗了“三全凌湯圓”后,半信半疑地答應先進兩箱試試。他又拜訪了鄭州市的幾大商場,也爭取到了“送兩箱試試”的待遇。然而,第二天,經理們就希望陳澤民長期大量供貨。

    那年春節前,陳澤民去北京開會,他帶著速凍湯圓模型到了西單菜市場。經過耐心講解,商場負責人同意進兩噸來試銷。結果會還沒開完,商場經理就打來電話,讓他以最快速度再送來5噸。

    此后,陳澤民先后在西安、太原、沈陽、濟南、上海等中心城市建立了銷售渠道。

    經過一年多的市場開拓,陳澤民認識到速凍食品將成長為一個龐大的產業,便于1992年5月辭職下海專心賣湯圓,并開始組建“N三全廠”。

    當時,一套進口的速凍機需要1000多萬元,國產的也得100多萬元,陳澤民就自己買材料,自己設計制造,硬是建起了當時國內第一條速凍湯圓生產線,正式走上工業化生產的軌道。

    1992年下半年,陳澤民把生產管理交給家人,一個人開著一輛4000元買來的二手舊面包車,拉著冰箱、鍋碗瓢盆、燃氣灶,到全國各地現煮現嘗地跑推銷。

    在陳澤民看來,這是一段非常艱辛的經歷。可就是用這種最笨的方法,“三全凌湯圓”在全國各地的市場迅速打開。1993年起,三全的日產量達到了30噸。

    苦練內功,永保行業領先

    由于市場形勢良好,1995年前后,全國出現了大量仿制“三全凌湯圓”的企業。這時候,陳澤民審時度勢,決定放棄對同行侵害自己專利的追究。

    他說:“速凍食品是個技術門坎很低的行業,專利官司打不勝打,耗費精力得不償失。中國的速凍食品業正處于起步階段,僅靠一個三全是無法滿足巨大的社會需 求。海外的速凍食品工業比我們先進得多,你擋住了身邊的同胞,也擋不住別人登陸上岸,與其讓海外企業長驅直入,倒不如本土同胞齊心協力,把市場迅速做大, 在較短的時間里形成有一定抵抗力的民族速凍產業。而我要做的,就是苦練內功,永遠保持領先的位置。”
也就是從1995年起,三全的發展速度明顯加快,并且越來越快。1995年,三全被國家工商局評為“全國500家最大私營企業”之一;1997年,國家六 部委將“三全食品”列入中國最具競爭力的民族品牌;2004年,企業銷售額為14億元,列中國私營企業納稅百強第61位;今年,企業銷售額預計將達到20 億元,穩居中國速凍食品企業龍頭位置。

    回顧創業之路,陳澤民認為,一個人創業的目標可以很遠大,但都要從小處一點一點做起。“溫州人為什么那么厲害,就因為不論是紐扣、拉鏈、打火機,還是皮 鞋、馬桶、廁紙,人家都能把它發展成一個大的產業。就連在街頭擦皮鞋,溫州人都能把它搞成一個個連鎖店,創出一個大的事業。”

    從廚師到老總:他靠的是湯圓

    姓名:張永利

    職務:武漢五芳齋食品貿易有限公司董事長

    生辰:1953年

    籍貫:漢陽

    偶像:原武商董事長毛冬聲

    愛好:游泳、乒乓球

    每年元宵前夕,青山退休工人郭老漢都要坐近兩小時公交車,再排上兩小時長隊,買兩斤五芳齋湯圓,一家人團團圓圓吃上一頓,這元宵節才算過得圓滿。

    “五芳齋的湯圓”,與“四季美的湯包、老通城的豆皮、蔡林記的熱干面”一起,名列武漢四大小吃。一說起這些響當當的名字,很多人不禁口舌生津。對這些老字號小吃,不少武漢人有著不可割舍的情感。

    每到元宵,像郭老漢這樣的忠實顧客不計其數,五芳齋“掌門人”張永利總要下令:停止超市供貨,全力保證中山大道上的門店售賣,而且每人限購兩斤。講到這,他還滿懷歉意:“實在沒辦法,都是大老遠來的,不帶點回去,怎么過意得去?”

    要讓更多人能品嘗到五芳齋的美食,必須走現代工業化道路。這一點,張永利心如明鏡。但現實是,公司牌子大,個頭卻小。他如今天天在考慮,要穩步擴大規模,同時不能讓企業背上沉重的債務包袱,這如同雜技演員走鋼絲,太需要平衡的技巧。

    “五芳齋”創始于1946年,2001年老五芳齋酒樓經歷改制,時任副總經理、有31年工齡的張永利被推上“五芳齋食品貿易有限公司”董事長的位子。張永利占有股份約8%%,是持有股份最多的個人。“改制后,老字號五芳齋進入了新的創業期”。

    紅案出身個性很“摳”

    紅案廚師出身的張永利自認當老總并不“瀟灑”,身為董事長,辦公室都是與他人共用。到廣州出趟差,實在要坐飛機,早上8點的飛機去,第二天晚上8點的飛機回,省一天酒店錢。

    說他人很“摳”,他不生氣。他自有得意之處:在收入水平較低的餐飲業,他能保證員工最低工資約1300元。

    “他一生就是吃得苦。”老職工曹女士告訴記者。1970年,17歲的張永利就進入當時公私合營的五芳齋酒樓當廚師。
“當時很單純,一心只想著集體”。沒燒過心的煤渣,張永利會利用周末重新做成煤球;逢上雨天,大半夜從家里趕來蓋雨布。什么臟活、累活都搶著干的他,很受酒樓創辦人倪錦財的賞識。1983年,張永利走上酒樓管理崗位。

    作坊生產、店鋪經營,湯圓始終是一碗碗的賣,節令、季節性又強,但若用現代生產工藝,做成袋裝半成品,湯圓豈不可以一噸噸的賣?

    老的生產方式必須革新。拿定主意,張永利等人想盡了辦法,店里積累太少,沒錢買生產線,便托人找關系、牽線搭橋,終于從市肉聯廠借到了一條生產線。

    1994年,五芳齋真空包裝的糯米吊漿粉和湯圓心上市,批零兼售,不僅美觀、質量好,且攜帶方便,保質期達18個月。袋裝五芳齋湯圓由此聲名遠播。

    “2000年后,老酒樓生意一落千丈”

    年輕一代的武漢人只知道五芳齋就是一樓賣小吃,不知道五芳齋還有二、三、四樓三層物業,寬敞得很。地處中山大道黃金地段,這么好的物業卻空置多年。

    有小吃做支撐,五芳齋的日子過得并不差,但企業始終做不大,這一直是張永利的心病。

    其實,上世紀80年代起到上世紀末,五芳齋酒樓也曾紅極一時,進五芳齋辦婚宴,是件很有面子的事情。遇上節慶擺不下,寧愿在一樓小吃區辦婚宴的新人不在少數。

    張永利介紹,2000年后,武漢民營餐飲業興起,老城區的老酒樓都遇上發展瓶頸。中山大道上難停車,酒樓地盤小,而市民辦婚宴講究豪華,講排場、要氛圍,武漢各老酒樓生意都是一落千丈。

    成功改制面貌一新

    2001年10月,一群新來的漂亮服務員,讓人們感覺五芳齋變靚了。從前,買碗湯圓,先買票,自己再去窗口取,如同進單位食堂,自己為自己服務。而一夜之間,五芳齋店面寬敞了,服務也更貼心周到。

    變化的背后,是五芳齋酒樓的成功改制。企業股份化,職工轉變身份變成股東。張永利常跟大家“演講”:以前大家是國營企業職工,如今則是自己家的生意,千方百計要讓顧客滿意。

    員工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改制后的五芳齋激發出新的活力。一樓小吃的營業收入大幅提升,日進萬元以上。速凍產品也豐富起來,湯圓品種增加到18種,粽子、糕團、八寶飯等一年四季旺銷,年創稅百余萬元。

    主動出擊保護品牌

    事實上,全國至少有8個五芳齋,各有各的活路,且五芳齋這個品牌也并非最早由武漢人創立,外地的五芳齋甚至比武漢做得更大。但在品牌保護上,武漢五芳齋把握了主動。

    2003年底,浙江五芳齋欲與武漢五芳齋聯手,但合作計劃最終流產。有人質疑張永利擔心掉了個人的“烏紗”,但張永利告訴記者,對方最看重的其實只是品牌。

    “當初搶到品牌,還要感謝《長江日報》一篇報道”。張永利回憶,1993年,《長江日報》頭版頭條一篇報道呼吁武漢企業保護品牌。當天,張永利就開始著手注冊商標。
  很快,“五芳齋”的服務商標成功注冊,但商品商標已被浙江五芳齋搶得。張永利另想辦法,以拼音“WFZ”、一個圓和兩個調羹的形狀合成了一個圖形,成功注冊了新的商品商標。

    服務商標的成功注冊,使得其他各“五芳齋”想要另開分店、樹招牌變成一種侵權行為。

    “不能簡單地賣掉品牌,我們對它珍視無比,就像自己的眼睛一樣,一定不能讓它蒙塵。”張永利說,正是出于對品牌的愛惜,他一直沒有輕易發展連鎖,擔心管理、品質失控砸了牌子。

    自籌資金建廠發展

    2005年,隨著超市業興盛,五芳齋的產品鋪進了260余家超市,產品旺銷,但產能嚴重受限。

    業內人士都知道,小吃做大有兩條路:一是工業化,二是開連鎖店。對連鎖店,張永利很明白,沒有品質、服務標準統一的控制能力,連鎖是死路一條,蔡林記的擴張失敗就是“前車之鑒”;自己未來要連鎖,也得由公司自營,穩妥推進。

    但要擴大生產,資金又短缺,拒絕了外地遞過來的“橄欖枝”,五芳齋該何去何從?張永利困惑了。他召開全體股東大會,決定由股東再投資,擴股40%%,加上公司一部分積累,購買全新生產線。

    “快過年了要花錢,現在還拿錢投資,失敗了怎么辦?”不少員工犯嘀咕。

    張永利說,每天門前都是長隊,五芳齋食品供不應求的現狀大家有目共睹,投資建廠擴產,才有永續發展,一人投入幾萬,每年分紅,用不了幾年就能回本。

    最終,張永利的提議得到股東一致通過,很快自籌資金近百萬元,并用了不到三個月時間,搶在2006年春節前,在江岸堤角建起一座新工廠。有了化驗室、更衣室、消毒間,現代化的生產流水線讓五芳齋徹底告別作坊式生產,踏上工業化發展快車道。

    2006年春節,五芳齋比上年同期多賣兩成貨,增加收入近80萬元。

    機器生產保持原味

    機器做的湯圓,如何能與手搓的湯圓口味一樣?不時有老顧客在店里攔住張永利質疑。

    張永利專門將這些顧客請到辦公室,奉上清茶,詳細解釋:機器生產并不是不好,關鍵是掌握好量,更能保證口味穩定。當然,少數品種不適應機械生產,五芳齋保持手工制作,并在包裝上注明。

    河南、浙江、臺灣都有機械生產的湯圓大品牌,憑什么能讓武漢人獨愛五芳齋?除老字號品牌,張永利自稱有三大絕招:保持傳統配方、嚴把原材料進貨關、關鍵傳統工藝不能少。

    如同可口可樂的配方,五芳齋的配方也是“一級機密”,張永利說,這個配方每年都隨季節、氣候變化稍做調整。

    在武漢做湯圓,五芳齋卻向全國采購原料。白糖不到批發市場買,而是每年由專人到廣西買新蔗糖,因為新糖有一種特別的香味。桔餅要買湖南的,桂花要買咸寧 的,芝麻要買羅田的。最不厭其煩的是買豬板油,采購員親自去肉聯廠,在生產線上把熱豬的豬油撕掉一層薄皮,以免入餡后嚼不爛。
  如今,攪拌機、和面機什么都有,但五芳齋炒餡仍由柴火大灶人工手炒,“即使效率低,也得這么干,不然炒不出地道香味。”張永利說。

    傳承老店夢在海外

    原武商集團董事長毛冬聲是張永利最佩服的人,“他將一個小小的武漢商場做到如今位居全國前列的商業集團,很不簡單。”張永利說,“我與他相比差很遠,但傳承百年老店一直是我的夢想。”

    如今,張永利又與武漢生物工程學院專家合作,將傳統五芳齋糕團做成袋裝產品,進一步豐富工業化產品線。但此舉至少要投入約50萬元,他正尋求中小企業融資優惠政策。

    此外,張永利已在美國注冊了“五芳齋”商標。他說:“產品批量出口的任務,可能這輩子我都完不成,但我會拼盡全力保護好品牌、經營好品牌,公司未來不愁發展。”

    資料鏈接:

    清咸豐年間,蘇州沈氏創立五芳齋面飯館,以經營傳統蘇式小吃點心馳名。150多年來,或是由“五芳齋”傳人走出蘇州擴大發展,或是外地有人慕其盛名,北京、上海、嘉興等地出現很多以“五芳齋”為店名的飲食店。

    1946年5月,江蘇南通人倪錦財在漢口中山大道1303號創辦武漢五芳齋,其湯圓、粽子、糕團等傳統風味小吃,為世人稱道。

    1956年,武漢五芳齋公私合營。

    1978年,建成目前的六層大樓,一樓經營面點和特色小吃,二樓、三樓經營中餐、酒宴,形成初具規模的中型餐飲企業。

    2001年,完成改制,員工持股,組建“武漢五芳齋食品貿易有限公司”。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管理小故事

關鍵字: 創業 億萬富豪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福建省36选7走势图
男篮赛程 江西11选5质合走势图 全国股票配资公司 重庆百变王牌奖金表 股票分析师证怎么考 甘肃11选5专家预测 广西快乐十分彩走势图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号 江苏快三走势图 今日开奖结果黑龙江p62 nba历史球星排名 29选7图表 华融配资 十分十一选五分析缩水软件 对沉迷打麻将人的忠 … 快乐12开奖结果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