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哈佛肯尼迪學院與哈佛商學院的一河之隔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1  瀏覽:161
哈佛肯尼迪政府學院進修之前,我還就讀過美國的商學院,在查爾斯河對岸的哈佛商學院也接受過高管培訓。在哈佛至今將近半年的時間里,我又有機會接觸了不少來自兩個學院的學生,靜心比較二者,感覺雖然兩個學院只有一河之隔,但風格卻有天壤之別。

肯尼迪學院教授領導力的海菲茲說過,每個人都會有所謂的“野心”(ambition)和“抱負”(aspiration)。在他的字典里,“野心”是個人所想得到的東西,比如金錢、權力和別人的尊重,而“抱負”則更多是指貢獻給他人和社會的東西,諸如改變國家命運、促進社會進步以及慈善等行為。

從人性的角度出發,海菲茲認為這兩者應該是相輔相成,而不是相互矛盾的關系。我記得他有一次在課上意味深長地說:我知道肯尼迪學院的學生都有做善事的抱負,但這并不是說你們就要恥于擁有和表達自己的野心,看一看河對面的學生們,他們就從來不會羞于讓人知道自己想要的東西。

依我看,海菲茲的這番話實際上高度概括了肯尼迪學院和商學院學生的最大區別。肯尼迪學院的使命主要是為了公共領域培養人才,大多數同學來自世界各地的政府部門和非盈利性機構,所以這里的學生具有理想化色彩的較多,財富、待遇這些東西遠不是主流話題,還有些人不管心里有多想,嘴上也總要掛著理想和抱負,頗有點被潛規則的意思。

前些天肯尼迪學院的一幫小眾試圖成立自己的私募和風投俱樂部,欲和商學院對外封閉的PEVC俱樂部分庭抗禮。開幕會上,一位志在將來去非洲扶貧的亞洲男生不知怎么也給拉了進來,局促地坐到了我旁邊。聽著周圍同學和錢有關的討論,這位老兄一直都是如坐針氈,紅著臉跟我竊語了好幾次:“我是來友情支持的,第一次來,也是最后一次來。”

相反,雖然哈佛商學院賦予自己的使命和肯尼迪學院大同小異,也是致力于培養能夠改變世界的未來領導者,學生們對自己在物質和社會地位上的追求就表現得相當坦蕩,畢業后的“錢途”既是談資,也是衡量將來成功與否的主要標準。不過,我認識的一個哈佛MBA學生算是另類,自己是公益組織的工作背景,對哈佛商學院的這種氛圍就頗不感冒,總是嘀咕周圍同學的“小我”追求和學校的使命相比怎么那么不靠譜。

這方面的差異也和兩個學院的項目設置和學生的背景有很大的關系。肯尼迪學院針對不同職業發展階段和專業方向的學生設計了好幾種碩士項目,既有我目前就讀的為已有豐富經驗的人士量身打造的資深MPA,也有為類似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機構培養人才的國際發展MPA項目。這其中尤以資深MPA學生的背景最為五花八門,從好萊塢影星、華爾街大佬、IT行業的億萬富翁到大小國家的知名政客,不一而足。這些已然功成名就的人頗有些達則兼濟天下的感覺,他們強大的氣場其實也在很大程度上壓抑了年輕學生的“野心”。

相比之下,商學院MBA的背景就要單純很多,大多學生都在26歲左右,管理咨詢、投行和跨國公司背景的居多,我聽說今年新進校的MBA學生里擁有麥肯錫工作經歷的人就有將近十分之一之多。因為年輕,再加上不少人都是貸款讀書,所以他們往往要更實在一些,在這個階段針對自己“野心”的心思和努力也更多。因為我自己就是商學院的背景,也是這么一路走來,所以很能理解這些MBA學生目前的側重點。其實,就在肯尼迪學院,也有少數不加掩飾的“野心”家,我曾經拉一位同學去聽慈善講座,結果被他直言拒絕:“等我自己先掙到錢再說吧。”

總之,無論野心也好,抱負也罷,既為同根生,我想孰前孰后都并不重要。只要不是利用偽抱負給自己的野心鋪路,或者因為壓制野心而扭曲自己的抱負,這個世界總會因此簡單和美好一些。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選才留才

關鍵字: 哈佛 學院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福建省36选7走势图
中国的篮球联赛有哪 疯狂飞艇彩票是不是骗局 广东36选7开奖软件 网上做任务赚钱的平 持仓价是什么意思 快乐扑克投注技巧 微乐吉林市区麻将规则 今晚深圳风采开奖时间 长沙麻将杠牌规则 买双色球彩票有技巧和窍门 十大老品牌网赌信誉平台 辽宁快乐12*助手 江苏快三基本走势图一 2019年管家婆三肖期期中特 好彩票上海11选5 羽毛球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