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慈善是社會財富重新分配的最好方式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1  瀏覽:76
對話嘉賓:新大都集團總裁唐駿 本刊記者 華小瑜 唐駿最近有點煩。 10月20日,新華都慈善基金會宣布成立。新華都集團董事長陳發樹將其個人持有的價值83億元人民幣的有價證券全部捐贈給新華都慈善基金會。新華都集團總裁兼CEO唐駿出任新華都慈善基金會的執行理事長,全面負責新華都慈善基金會的管理和日常運營…… 消息一經發布,立刻引起多重質疑。 一向謙和、友善,而且向來好評如潮、令人艷羨的唐駿,頭一次成了輿論質疑的對象。 此時此刻,我們有些疑惑想要向他求證。在我給唐駿發了條短信,要求與他對話之后,沒想到,幾乎是馬上,我就收到了他同意的回信。 11月1日,在北京皇冠假日酒店的咖啡廳,我們如約對話。在面對面的談話中,我發現,因“捐贈門”事件而遭到輿論圍攻的唐駿這回真的是急了……
被“圍攻”:意料之中也意料之外 中國新時代:“捐贈門”之后發生的事情,當初在你的意料之中嗎?有沒有超出你的預料? 唐駿:既是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意料之中的是,這么大的一件事,第一,一定會很受關注;第二,廣受議論。議論當中一定會有一點點的猜測,甚至質疑。意料之外的是,咦,沒想到,怎么會有這么多的人來質疑?這是我們沒有預料到的。好在我們對自己有信心。我們不會在乎,不會因為外界的質疑而收回去什么。我們很堅定,我們相信自己在做一件好事,而且時間也會告訴人們,這是一件好事。所以,我們很坦然。我們不怕質疑,但是,我們不希望看到質疑。因為質疑會帶來一種倒退,我預言,5年之內,沒有人會去做大的慈善。誰敢做?做了會被你質疑,還會被你來詢問,我不做不是最好嗎?可一個文明社會里沒有人做慈善,那就是這個社會的倒退。所以我說,中國的慈善文化將因此而倒退5年。這是不應該的。面對輿論的反復質疑,我已經開始不回答媒體了。
替陳發樹委屈、鳴冤 中國新時代:主要的質疑,歸納起來有三點:一個是逃稅;一個是炒作;一個是洗錢。事到如今,你們感覺如何?是委屈、生氣,還是…… 唐駿:我替陳發樹先生感到委屈。我不委屈。一,因為這不涉及我。這幾點都不值得一駁。在中國的稅收上,對做慈善沒有任何的優惠。你可以去問問民政局。二,所有的慈善都是要稅后的。83億是稅后的數字。三,哪有那么大的稅,我們需要用83億來做慈善的?如果我們漏了10個億,那我們交上10個億,不就完了嗎?問題不是很簡單嗎?為什么要用83億的代價來換10個億呢? 中國新時代:不過,你交出10個億,是一回事,而你拿出83億來捐贈,“買”一個好口碑,這中間是有區別的,不是嗎? 唐駿:對啊,我拿出10個億來交了,再拿出10個億來做慈善,這樣不是更好嗎?我還剩60個億呢。我有必要付出那么大的代價嗎?83億是個什么概念?即使是最笨的商人,也不會去做這樣的蠢事。[1][2][3][4]下一頁中國新時代:現在不光是媒體在質疑,有些業內人士、專家學者也在質疑這件事。你怎么看待這些人的質疑?是誤讀嗎? 唐駿:任何學術問題都有兩面性,這點我不否認。比如,長江大學的三個學生因救人而失去性命這件事,如果從學者的角度,一定會質疑:質疑救人者是想當英雄、質疑救人者的能力、質疑這樣的犧牲是否代價太大了等等。只要他們想質疑,就一定可以挖到東西。但救人者在當時一定沒有想那么多……如果學者、專家,也身體力行地捐錢,說明他們也很偉大。我唐駿就做不到,而我身邊的人做到了,所以,我沒他偉大。學者不要說捐出自己一半的錢,能捐出1/3,那我就佩服他們了;能捐出1/5的話,你也是一個偉大的人。你做得到嗎?你做不到。所以,你不能站到別人的境界上來看一個不同境界的人。只有到了一種境界,才能把自己的錢捐出來,而且他(陳發樹)還要做自己的事業。他不是到了80歲、已經躺在床上不能動了才決定捐贈的,那是另一種境界。他才40多歲,他還要為了事業、為了掙錢,去跟人家談生意,坐火車出差。他能把83億捐出去,這真的是一種境界。所以,我很替他委屈。這次有點過了,你不能對善良這樣!
輿論把做了好事的富豪當成了“人肉靶子” 中國新時代:有沒有這種可能,捐贈的整件事情,在設計之初,在某一個環節上,你們有一些疏漏? 唐駿:沒有。一點都沒有。我們也不需要設計。做好事不需要設計。如果做好事業要設計的話,這個社會就有問題。這是社會的問題,不是我們的問題。在美國,蓋茨捐錢,全國上下一片歡呼。不管這錢是怎么來的,能捐出來,這就值得肯定。在這個起點上,你是偉大的。而且,我們的錢來得是干干凈凈、明明白白。(因捐贈而飽受質疑)說明我們當今的社會存在很多問題。仇富,是當中最重要的問題。我歸結起來就是:一個沒讀過幾年書的人,哪來的這么巨大的財富?他憑什么啊?但是,中國的富豪不是只有陳發樹一個啊!為什么要選擇一個做了好事的富豪來當“靶子”?媒體應該關注的是,一個陳發樹捐了,會不會有第二個陳發樹也捐。這才是一個正常的社會形態。社會財富應該重新分配,那么,應該怎樣分配?我覺得,慈善是社會財富重新分配的最好方式,也是最偉大的一種方式。 中國新時代:冒昧地揣測一下,建立慈善基金,是要為陳發樹和你的今后謀一條“后路”嗎? 唐駿:我唐駿還需要考慮退休嗎?陳發樹有200億的身價,他什么做不了?我也有10幾個億,我退休后需要再去找個地方辦公嗎?再說,我的職業生涯還有20年,我離退休還早著呢!我現在做這件事,干什么?20年之內,我不會考慮退休。
“就想做一件影響中國的事情” 中國新時代:你跟陳發樹應該是有一個期限的。 唐駿:我跟陳發樹5年也好、10年也好,這不重要。5年以后,我還是唐駿。我們都可以做很多事情,不是只有基金一條路可走。這不對,超出了想象。那是常人的想法。 我就想做一件事――對中國的未來能夠產生影響的事情。我為什么要寫書?為什么要拍電影?我就想影響中國。我想通過陳發樹的捐贈,來影響中國人對富豪的重新認識。上一頁[1][2][3][4]下一頁中國的媒體還沒到這個層次上。英國《金融時報》上發表的一篇文章說,陳發樹的捐贈,讓我們重新認識了中國富豪。過去的中國富豪,讓我們看到的是,他們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只知道過度地消費。陳發樹的捐贈,讓西方媒體對中國富豪的文明程度的判斷,有了很大的提升。 中國新時代:如果輿論對捐贈一事繼續質疑下去,你們將會怎樣去應對? 唐駿:我們不會怎么樣。我們做我們的事情,你們去質疑好了。因為我們拿的是自己的錢,不是公務的錢。如果是公務的錢,那我們就退回去、不做了。我們拿自己的錢,想做慈善,把錢給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有錯嗎? 我們覺得傷心、難過的一點是(媒體的質疑)。但這影響不了陳發樹,更影響不了我。本來就是他的錢,我來運作。他很堅定,已經捐出來了,就是后悔也來不及了,好在他并不后悔。我要把它做好。 我傷心的是,中國文明社會的倒退。本來我是想做一件好事,想借此來影響中國更多的人來做慈善。媒體這樣炒作,還有人敢做慈善嗎?沒人敢。 中國現在的捐款方式是公開的,總裁如果捐1萬、副總裁至少得捐7000,有的還直接從工資扣。這樣捐的人會不爽。 中國就沒有慈善文化。如果不敢做好人了,看見老人倒了,沒人敢去攙扶,因為怕受質疑,怕被人訛詐……如果一個社會到了這種地步,你覺得這是怎么回事? 我看見這種事情很傷心。這樣下去,社會更加要兩極分化了。有能力的人士都為自保,不敢做好事了,這個社會將會怎樣?成功人士對這個社會還有意義嗎? 接下來,我們該做什么還做什么。我們有我們的規范,不會被輿論左右。
“我們是在做中國文明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件事” 中國新時代:有些質疑是針對動機的質疑,但有些是對具體實施中技術層面的質疑…… 唐駿:技術層面更不用質疑。我把東西都捐出來了,你還要我做什么呢?我很不理解的是,我做了好事,你還來問我這錢是怎么回事。錢就是錢。新華都的錢是錢,紫金礦業的錢也是錢,只要捐出83億,還有什么可質疑的?我覺得媒體在過分地炒作這件事。 我們只是想用我們的基金來改變一種社會現實:好人難做。如果有人因做了一件好事而被冤枉了,我們會用我們的方式來支持、補償、獎勵做善事的人,并為他們解除后顧之憂,這是我們基金最重要的目的,因為國家目前沒有這樣的基金。我們要倡導全社會,大家都來做好事。 中國新時代:“捐贈門”之后,陳發樹有什么感受? 唐駿:一切正常。昨天我們還在一起,我們談到這些一笑而過。我們知道我們做的事是件好事,我們是在做中國文明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件事,今天輿論不贊許,但10年以后,你們一定會說,當時陳發樹和唐駿做了一件偉大的事情。這是我的信念,可能要等到這一天,還要花費很長的時間,但是我知道,這是一件偉大的事情。像救助長江大學的三個學生,只有我們這樣的民間基金能夠承諾他們家人30年的救助。這個社會應該鼓勵更多的人去奉獻、助人,而不是質疑好事本身。
上一頁[1][2][3][4]下一頁“創業就是好的?這是一個誤區” 中國新時代:你有沒有想過像李開復那樣,在中國創業? 唐駿:沒有。現在中國人覺得創業就是好的,這是一個誤區。在我的概念里,只要你在你的崗位上做了件對社會對企業對自己有益的事就是件好事。中國的“寧當雞頭不當鳳尾”的傳統思想影響了很多人,也誤導了很多人。為什么不能做職業人士呢?我希望我永遠做一個職業經理人。讓中國的職業經理人看到一個未來。 中國新時代:你認為,隱身于一個企業和企業家的背后,幫助其成就一番事業,也是一種成功? 唐駿:不是隱身于一個企業家的后面,而是說在中國,有95%的人在做職業經理人,職業經理人要意識到,我們是在做一件偉大的事情,我們不是在為某一個老板打工。我想打破這個概念。我覺得,我是在經營一家“唐駿公司”,我在為我自己打工。我的公司需要一個很重要的客戶,陳發樹就是我的重要客戶。 中國新時代:你不認為只有創業成功才是成功? 唐駿:創業成功只是成功的一種。中國現在過度地宣傳創業是一種成功,誤導了很多的年輕人,使他們盲目地去創業。中國有幾個創業成功的人?更多的人是要在職場上取得成功。我絕對不會再去創業。我希望能成為中國職業經理人的一個標桿,告訴人們,像唐駿這樣沒創業的人,不是照樣可以成功、照樣受人尊敬、照樣可以獲得財富嗎?在職場上,像我這樣既有外企經驗,又有民企經驗的人不多,我一定要在這個領域里把這面旗幟扛下去。 中國新時代:你設想過離開新華都之后,你會去干什么嗎? 唐駿:離開新華都還早著呢,還用不著計時,三五年之內不會去考慮。 中國新時代:你好象還要拍電影? 唐駿:對。那是我的業余愛好。劇本已經寫得差不多了,我參與了寫作,題材是關于職場的。屬于個人奮斗、勵志的。但愿明年能開拍。有很多事要做,但很充實。
新目標 中國新時代:你怎么樣評價你自己? 唐駿:我是一個很努力的人,也很用心。應該說是一個很誠懇的人。不了解我的人,從外表看,會感覺我有一點點高調,你一旦了解我,就會覺得其實我是一個很誠懇、很努力的人。 中國新時代:像你這種“三高”――職位高、薪酬高、社會知名度高的成功人士,職場上和生活中,該有的成就與榮譽都有了,接下來,你的成長動力是什么? 唐駿:我不斷給自己訂立新的目標,我加盟新華都時,希望自己能幫助新華都做成幾件有影響力的事情,比如青啤、白藥,最重要的就是慈善基金。現在我已經做了一些。未來的三年,也許我希望打造一個優秀的企業。我會在新華都旗下找一家企業去做。 中國新時代:那就意味著今后你會更多地參與企業的管理? 唐駿:對,我會專門進入這家企業去做,使它在管理上成為中國最優秀的企業。我相信,在三年之內,你們一定會看到一個非常優秀的企業。這是我給自己定的目標。 中國新時代:有方向了嗎?具體是哪一家? 唐駿:港澳資訊。從明年1月1號開始。
上一頁[1][2][3][4]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精英人物

關鍵字: 慈善 重新 分配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福建省36选7走势图
2018年中国之队 福建快三一定牛技巧 离线单机麻将单机游戏 山西泳坛夺金走势图 今天江苏快三走势图 股票解禁对股价的影 娱网棋牌 11选5 1胆全拖 湖北快3开奖查询结果 大连娱网棋牌最新版 秒速快3开奖官网 3d预测专家 体彩福建31选7中奖规则 十一运夺金* 快乐10分前三组选绝招 在家玩二人麻将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