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聯合利華的“灰色地帶”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1  瀏覽:112
一個不容回避的現實是:一些跨國公司在中國以“入鄉隨俗”的名義,利用不成熟的市場表現或政策漏洞以規避監管,從而獲取超額利潤
繼2003年富士施樂走私風波后,又一知名跨國公司在華卷入走私案。 2009年10月29日上午,一起走私普通貨物、物品案在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低調開庭。坐在被告席上的,正是聯合利華(中國)有限公司采購部(下稱“聯合利華采購部”)及該部門化學品采購助理經理范軍、保信捷(上海)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下稱“保信捷”)及該公司代理商務經理張浩。 保信捷為一家澳大利亞貿易公司,是聯合利華的代理進口商。檢方稱,聯合利華采購部以及保信捷在一項日化原料的進口過程中,故意使用其他品名,以達到少繳稅的目的,6年內累積欠繳稅款已達317萬元。 年采購額數十億元人民幣的聯合利華,為何會在6年內偷逃不過三百萬元的稅款?很多人認為,走私之舉的根源可能是采購經理成本考核壓力過大,以及貿易公司之間的惡性“價格戰”。
“貍貓換太子” 這起走私案案發于2008年初,保信捷在對一項日化原料進口報關時,被上海海關發現使用了錯誤的HS代碼――這是現行的國際商業與貿易分類和代碼體系,在中國是外貿領域內的一項強制性標準。簡單來說,不同產品的HS代碼也不同,因此所對應的關稅稅率也不同。 據上海海關的解釋,保信捷HS代碼使用錯誤,是指其在進口一項名為“羊毛醇”的日化原料時,申報品名卻是“固醇”。雖然兩者的化學成分極為相似,但前者的關稅稅率是27%,而后者僅為5.5%。錯誤的HS代碼使用,導致聯合利華在這項原料進口時少繳了部分關稅。 而根據聯合利華公司介紹,羊毛醇是其旗下知名沐浴露“多芬”所需要的重要配方。按照聯合利華的進口操作模式,在和羊毛醇的原料提供商新加坡恩凱(NK)化學私人有限公司(下稱“新加坡恩凱”)達成購買意向后,繼而通過代理商保信捷,從新加坡恩凱處進口至中國,再以內貿方式購入。 當海關部門追溯起聯合利華過去數年的上述業務時,發現這一錯誤的HS代碼早在2002年時就開始使用,目前累積欠繳稅款已達317萬元。六年間,這一原料的大部分進口代理業務均為保信捷承攬,范軍和張浩正是這項業務的主要經辦人。 2008年,范張兩人被上海海關緝私局刑拘,并于當年9月批捕,在緝私局偵查終結后,該案于2009年4月被移送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審查起訴。 作為聯合利華采購部化學品的采購助理經理,范軍在接受審訊時承認,2002年10月,迫于公司方面降低采購成本的考核壓力,在和新加坡恩凱商量之后,作出了用固醇“頂替”羊毛醇的決定,并由新加坡恩凱提供虛假進口單證,后此事交由保信捷具體操辦。 與此同時,范軍也表示,此舉并沒有瞞著公司,而是獲得了聯合利華采購部主管楊樹清的許可,并為配合此事,協同該公司研發部對公司系統進行修改。而且,對于這個做法的初衷,范軍曾經說過,如果考核任務無法完成,就只能走人。[1][2][3]下一頁當第一單貍貓換太子的“固醇”被海關“放行”后,范軍和張浩等人都松了一口氣,從此,聯合利華方面便長期照此操作。 直至2007年,新加坡恩凱被南京海關查出存在走私行為時,范軍見勢不妙,便與保信捷商議,將產品主動送檢海關。根據當時的計劃,若是查出問題,則聯合利華主動補繳稅款,否則就繼續蒙混過關。那一次也很幸運,海關的查驗仍然通過,經過這次的“插曲”,范軍等人更加有恃無恐,直到2008年的“東窗事發”。 截止到目前為止,根據檢方統計,2002年10月至2008年2月間,聯合利華采購部通過保信捷進口涉案“固醇”74票,偷逃應繳稅額219萬元;此外,從2005年1月至2006年4月,采用類似手法,聯合利華采購部還通過上海兆衡實業有限公司進口15票,通過恩凱化學(南京)有限公司進口8票,偷逃應繳稅額98萬元,共偷逃稅款317萬元。 檢方認為,聯合利華采購部伙同保信捷違反海關法規,逃避海關監管,并根據有關情節,指控聯合利華采購部和范軍為該案主犯、保信捷和張浩為從犯。 代理商的“價格戰” 針對檢方的控訴,聯合利華大中華區副總裁曾錫文承認,聯合利華采購部確實是在2002年出了錯,造成了海關關稅的損失。但與此同時,他也否認聯合利華給采購員工帶來過大的成本考核壓力而導致這起案件發生的初衷。 據稱,在員工入職之初,聯合利華就會要求與對方一起簽署“商務準則”,一旦員工的做法違反了法律法規,即使對公司有好處,也是絕不允許的,聯合利華的員工都已在該“準則”上簽名。 目前,我們姑且對這份“商務準則”在實際商場操作中的效用大小暫且不論,就事件本身而言,在海關查獲的走私案件中,偷換HS碼的做法實屬屢見不鮮,已經成為有些跨國公司惡意偷逃稅款的一種慣用的手法。 對此,日化行業的資深營銷專家馮建軍認為,日化企業和代理進口的貿易公司用“貍貓換太子”的方法逃稅非常常見,歸其原因,進口原料市場的競爭殘酷是誘因之一。 目前,國內的日化企業原料本地化程度已經至少達到80%以上,只有一些大型的日化公司才會進行國際化采購。對于聯合利華這樣一家跨國公司來說,近年來也在逐漸調整采購結構,本土化的采購份額越來越大,進口份額則在減少。 據曾錫文透露,目前聯合利華的本土化采購已經占到90%。而對于剩余的原材料進口,則如同聯合利華的財務、人事等業務一樣,基本已經外包給了代理商,“甚至達到80%以上”。從國外進口原材料,業務量并不大,主要就集中在羊毛醇這類的香精產品上。 雖然需求并不大,但是從事這部分進口代理業務的貿易商數目則龐大的驚人。正是這10%左右的原材料進口,也讓那些代理商擠破了頭。這種“狼多肉少”,供大于求的局面,直接激發了這些代理商之間角逐的激烈程度。 在渠道、品質和服務都接近的情況下,代理商之間開始打價格戰。由于價格在國際市場上透明度很高,有些貿易公司只好鋌而走險,妄想通過一些不規范的操作來贏得客戶,賺得利潤。上一頁[1][2][3]下一頁以沐浴露中占成本比重最大,最為重要的香精香料為例,目前產品每公斤的價格從幾百元到幾萬元不等,在不熟悉的人眼里,產品彼此之間的差異并不大,很難分辨,這也就為貿易商提供一個鉆空子的機會。 “現在,這類國際業務代理存在很多這樣那樣的問題,一方面,代理商可能通過一些不規范的操作來牟取更多的中間利潤,一方面也可能通過不規范的操作來向企業示好。”而面對代理商的種種示好和低價成本的誘惑,不少跨國公司則選擇在合理避稅通關和非法逃稅走私之間的模糊地帶巧妙地游走。
利用“模糊地帶” 目前市面上的洗護產品成本結構已經發生很大變化。事實上,近幾年來日化本土品牌的風涌云起,對市場份額的不斷掠取,也著實給了跨國巨頭沉重的一擊。包括聯合利華,寶潔等在內的跨國日化商,均采取了低價和下鄉的戰略來與本土品牌進行競爭,以獲取更多的市場,這同時對成本方面的控制提出了巨大挑戰。除此之外,這幾大跨國巨頭之間的硝煙也并未停歇,價格戰、促銷戰頻頻發生。 因此現在各商家主要競爭力都集中在控制香精原料的成本上。利益所趨,商家想增強競爭實力,自然想盡一切辦法抓住海關監管上的漏洞。 范軍在接受審訊時也承認,2002年10月,迫于聯合利華降低采購成本的考核壓力,在和原料提供商新加坡恩凱商量之后,作出了用固醇“頂替”羊毛醇的決定。雖然曾錫文事后否決了這一說法,但在中國,跨國公司為了利益被查出偷逃關稅的情況時有發生,通常都是補繳稅款以及接受處罰了事。在避稅手法花樣百出的跨國公司里,像聯合利華這樣被迫走上刑事法庭的,著實不多。 人大財政金融學院教授張中秀表示,聯合利華此次的事件所涉及的報關差異處于一個模糊地帶,進口產品兩種成分的關稅一高一低時,海關辦理的原則是就高不就低,而企業則希望就低不就高。聯合利華利用進口產品本身的屬性采取的避稅手段,既可以解釋為“合理利用規則”,也可以說是逃稅。因為羊毛醇和固醇成分非常接近,品名之間的界限十分模糊。在具體操作中,這種品名適用模糊不清的情況其實大量存在,這些都是符合可以“合理利用規則”的漏洞,而這還只是避稅手法的一種而已。 從改革開放至今的三十年時間里,雖然越來越多的跨國公司在努力中國化的過程中取得了不少成績。然而一個不容回避的現實是:也有一些跨國公司在中國以“入鄉隨俗”的名義,利用不成熟的市場表現或政策漏洞以規避監管,從而獲取超額利潤。從聯合利華此次偷逃稅款的行為來看,一個成熟的市場監管體系和稅收體系才是至關重要的。 截止到發稿前,該案件尚未宣判。而對于相關人員的處罰,曾錫文表示要等到審判結果出來后才能決定,“預計一個月內或有一審結果。”
上一頁[1][2][3]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精英人物

關鍵字: 聯合利華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福建省36选7走势图
幸运快艇前三技巧 街机电玩捕鱼一分一元 星星武汉麻将约战下载苹果 黑龙江22选5定位走势图 河南22选5开奖号码查询 30选5综合走势图 新快3玩法规则 三分pk10全天在线版 欧美足球宝贝 腾讯分分彩app官网 湖北快3号码单号遗漏 五分赛车开奖官网 2019年上证指数半年线是多少目前大盘年线 澳洲幸运8开奖 河南快3遗漏查询 上海时时彩软件